RSS订阅又一个WordPress站点
你的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 正文

欧洲古董专访丨鱼子酱CEO雷瑛:“湘军”护体,娱乐至上-骨朵网络影视

选择字号: 超大 标准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09日 | 作者:admin | 159人浏览

专访丨鱼子酱CEO雷瑛:“湘军”护体,娱乐至上-骨朵网络影视快乐魔法变

文│南风
除了“电视湘军”,湖南广电还有一个外号叫“GBS”,俗称“搞不死集团”。
雷瑛在这种环境下成长二十余年,用去了二分之一的前半生。在互联网浪潮的冲击下,她像很多具有“冒险精神”的体制内同行一样欧洲古董,离开体制开始创业。深受湖南广电“娱乐立台”方针的影响赶尸匠,雷瑛给新公司命名为“鱼子酱”,意为“娱乐就是酱紫”。

鱼子酱CEO 雷瑛
她是湖南卫视第一个娱乐新闻节目《娱乐无极限》的创办人,公司成立三年多,最近的作品是《偶像练习生》,这也是今年诞生的第一档头部网综,单集前台播放量超2亿。
雷瑛处事成熟清朝完美家庭,但心态非常年轻,“我认为我还是青年,我永远不会到中年,哪来的中年危机?”很多时候,这种心态不仅能帮她排遣创业的压力,也是她和鱼子酱得以迅速成长的助力。

娱乐是第一方向
鱼子酱第一次出手是网络播放量超10亿的电视节目《歌手是谁》,那时是2015年,户外真人秀正称霸江湖。《歌手是谁》是一个中等体量的节目,没有流量嘉宾,还是网台同播。
放眼全行业苏城空难,这样的成绩虽然不够拔尖,但在音乐类节目中已经是佼佼者,更引发了音乐推理类节目的热潮茭白炒肉,后来大火的《蒙面唱将猜猜猜》也是这一类型的节目。
创业第一年是鱼子酱最艰难的时候,“刚刚从湖南广电出来,到底做什么,怎么做,我们身上的强项市场认不认,都是问题。”好在《歌手是谁》大获成功,这让鱼子酱正式在业内立足大唐女法医。

目前鱼子酱有四个成建制团队,其中一部分人都和雷瑛一样出身于湖南广电,音乐和真人秀节目是他们的拿手好戏。尤其是音乐类节目,因为有总导演陈刚坐镇,所以他们能接到S级甚至S+级的大项目。“跟音乐选秀相关的节目一直是鱼子酱的重点久别的人简谱,每一部对我们公司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
作为公司合伙人的陈刚有多年选秀节目的制作经验,去年的《2017快乐男声》和今年的《偶像练习生》都由他担任总导演,雷瑛对他很是信任,“陈刚在做音乐选秀类型的节目上相当有心得、有成绩,他是作为湖南卫视《超级女声》核心团队迅速成长的,特别最近这几年大型网综的制作经验,已经形成了他独特的创作风格,很完美地把真人秀嫁接在音乐偶像节目上。他总是用独特的叙述方式凸显音乐性和选手个性,接下来就是看他怎么能够把握机会创造出鱼子酱自有品牌的节目。”

鱼子酱合伙人、《偶像练习生》总导演陈刚
但在真人秀类型上,目前他们的作品有已经收官的《熟悉的味道》《了不起的兽人族》和即将在腾讯视频开播的《闺蜜的完美旅行》,都属于腰部综艺。这些节目对鱼子酱而言,能够很好地培养团队,“真人秀方面我们有很核心的团队,正在通往一线节目品牌的路上努力。不过这个团队的价值一定会在接下来的一两年里迅速体现。”
雷瑛敢于用人,中小体量的节目基本会完全放手让团队去做,“新团队就需要不停地有锻炼的机会,从一般体量到大体量的节目,手上不花掉十个亿成不了大导演大宫雏菊曲。”在当下动辄投资两三亿的市场,这意味着每经历三四档大型节目就有可能培养出一个顶尖导演和团队。

鱼子酱专注做内容,导演和编剧是公司的核心资源,他们很多都是音乐节目出身与真人秀节目出身,所以鱼子酱自然而然地把娱乐节目作为了公司的内容方向。用雷瑛的话说就是:“鱼子酱天生就长这样了。”

单干不如团战
在鱼子酱工作,讲究团队作战,做节目都是一帮人一起上,中小体量的节目单个团队负责中微家校通,大体量节目多个团队合作。“我们是团队制的,一‘打仗’会有一帮人,大家一起携手往上走就不会很孤单。”
《2017快乐男声》是两个团队合作,《偶像练习生》是三个团队甜蜜的强暴我,后者是鱼子酱成立至今做的最大的项目,意义可想而知。
“它不同于之前我们做过的任何类型的节目,不是我们理解的传统意义上的一季12集的综艺,《偶像练习生》应该说已经变成了一个庞大的视频矩阵。”
《偶像练习生》的拍摄量特别大,一期节目的素材能抵一档腰部网综一季的素材量。现场100位练习生要随时跟拍,而且还有6位导师,如何在把握整体方向的同时照顾到个体对制作团队是极大考验。“我们公司这些导演们一做节目就是几个月不着家,几个月不休息的,特别不容易。”

湖南广电里有不少人仅用一年时间就从实习导演成长为制片人,这让雷瑛坚信人才可以跳跃式发展整垮前男友,“虽然开玩笑说花掉十个亿才能成为一个大的总导演,其实就是说对娱乐节目来说年轻导演的培养和信任特别重要。”
不同于在体制内做节目,创业更多是以结果论英雄,但雷瑛及其他创始人都愿意给新人更多试错的机会。“一两个节目下来对于一个导演来说白鲸之恋,他的能力是在辅助岗位、核心岗位上还是独挑大梁我们就可以权衡。”雷瑛说在体制外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决策机制简单,“如果我们大家认定这会是一个好的作品,那我们就立刻去做。”
对于一档节目,雷瑛很看重研发丁美清,节目录制和后期她不一定有时间每个都跟进,但节目研发一定会在。这是“立意”阶段,也是节目形成的第一个阶段,只有把基本模式确立好,才能更好地放权给具体的团队。
目前《偶像练习生》的前台播放量已经接近15亿,单集平均播放量超过2亿,在目前的同档期网综中播放量成绩全网第一,各项数据均遥遥领先非常女警。这无疑会给鱼子酱带来巨大的知名度,还有制作经验的累积和人才培养的飞跃。鱼子酱成立于网综元年,至今不过短短三年光景,但它的成长速度和网综一样快。

在团队考核上,鱼子酱有两个维度,一个是可量化的指标,一个是主观判断。一个项目从预期的KPI设立到最后的复盘总结他们都会看相关数据,“因为市场的数据才能说明原来导演和编剧心里想的实现了几分,怎么实现的,这个特别重要。”主观层面,他们会倚重业内专家对节目本身的行业水准、制作水平和质量的判断。
经历了《2017快乐男声》和《偶像练习生》这两个头部项目,雷瑛感慨团队成长的速度,“我对我们自己的团队都是刮目相看的,尤其今年的《偶像练习生》,其实中间的操作难度有多大我们自己团队特别清楚,时间非常赶,但节目的成功,和平台的支持和我们团队的投入都密不可分。”
说到如何留住这些人,雷瑛非常干脆:“事业是团结人的最核心的方法。”

湘军气质
鱼子酱是新公司,但人都是老人,从公司诞生那天起就已经被业内认可战神冉闵。
湖南广电被称为电视界的“黄埔军校”,鱼子酱很多人都曾在这所学校里学习和成长。雷瑛说这段经历培养了她敢想敢拼敢闯的事业人格,陈凯师对于很多走出体制创业的人而言,这是一个冒险的决定,但她不是。
恰恰是体制内的培养给了雷瑛良好的心态,“如果一个人对自己心态有一个很好的把握,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说不上是冒险”。

初出茅庐的时候,鱼子酱做了一档网感十足的电视节目《歌手是谁》蒋孝刚,要做很多网台互动的东西,对于传统媒体出身的团队而言,这是个大难题科教园注会。网络和电视平台面对的受众在年龄、喜好、观看习惯等方面大相径庭,而同样一个人在面对移动端和客厅文化浓厚的电视时的观看习惯也不一样,这次的经验特别有价值。
也正是这次涉网,给了鱼子酱在后来制作网综上的很多经验。到《偶像练习生》时,他们已经如鱼得水了。在制作环境更宽松的网综领域,《偶像练习生》的单期时长非常“任性”,有时两个半小时,有时三个半小时,好像全凭心情。
“这个在电视综艺里是不可想象的,而对于网综来说它是一个海量的空间,整个故事的讲述方式,包括大家的观看方式都不太一样。哪怕我们的正片三个半小时威尼斯船歌,容量很大,有很多受众会跳着看,但也有很多受众是从第一分钟看到最后一分钟,还有很多是在反复看的,这么任性的方式只有网综才会给我们提供。”
而对于和平台方的这些合作,雷瑛形容是“情人眼里出西施”,“有很多东西就是水到渠成,机会到了,大家合作的缘分就到了含羞果。”但不论是《偶像练习生》合作爱奇艺,《黄金单身汉》合作芒果TV,还是《熟悉的味道》合作浙江卫视,鱼子酱都有缘在和一线平台合作。

鱼子酱能有今天的成就离不开湘军精神护体蛇王选后,不论是走音乐节目+真人秀的内容路线还是拓展亲子类节目,都与雷瑛曾经的工作领域息息相关。或许从进入湖南经视做记者的那天起,她就慢慢爱上了这个行业,所以才有了后面二十几年如一日的工作和鱼子酱的创立。
“哪个工作你想一个主意,它就能变成一个成千上万人来观看的东西?它的成就感给予人的是非同一般的享受,你有一份聪明才智在这个行业里面会变成一万份一百万份的成就感。”
──────推荐阅读──────
侣皓吉吉│李骏│姜滨
俞杭英│五百│小猪佩奇
工夫影业│网大消亡率│孔笙
胡一天│萝莉大叔恋│国家宝藏



标签:

文章归档